中华工控网 > 工控新闻资讯 > 制造企业机遇与挑战并存
制造企业机遇与挑战并存

实体经济这一年: 压力不小,积聚希望。

“我手头有好几个大项目在谈。如果谈成了,客户结构会优化,利润率也会高一些。” 深圳市艾特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黄培坤在对记者谈起最近的业务势头时,颇为兴奋。

2016年,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实体经济存在不小的压力。近日,记者在制造业重镇深圳、武汉和苏州等地调查发现,很多企业都受到劳动力成本上升、税负等困扰,高新技术企业较高的毛利润被稀释,传统的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日子则更为艰难。

不过,如黄培坤一样,很多企业主也在想方设法,通过提高自身的竞争力、转变经营模式、寻找好客户等方式内外兼修,谋求出路。

深圳高科技企业感慨:毛利润被稀释

高新技术企业一直被视为产品附加值较高、利润率也较高的企业。但事实上,部分高科技企业的利润空间并没有那么大。

辛辛苦苦将近一整年后,黄培坤发现,2016年虽然销售额翻了一番,达到4000多万元,但是赚到的钱被快速上升的成本稀释了很多。

首先就是人力成本问题。过去3年间,他的用人成本上涨了40%。他说:“2014年,将社保公积金之类的算进去,人力成本占公司营业收入的10%左右,现在占15%了。”

他们的产品附加值较高,公司的毛利润在40%左右,这个数字在行业中算是高的,但是一年下来到手的纯利润不到10%。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观察到,身边很多企业,包括产品附加值较高的企业虽然觉得钱难赚,但是鲜有关门的。他对记者说:“大家都在熬,都在坚守,2016年是个关键的节点。大家都希望2017年会好一些,但是特朗普上台后会采取什么样的对外政策,是个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企业愿意抓住的是相对确定的因素。黄培坤正在优化客户结构,寻觅愿意为技术买单的优质客户,扩大利润空间。

一些企业家也认为,如果企业能够提高生产效率,那么在劳动力成本上升等不利因素导致竞争优势被削弱的情况下,仍然能在制造业中占有优势。

柔宇科技CEO刘自鸿告诉记者:“生产效率说得更直接简单一点,就是企业每个员工能够创造出的平均价值。国外的一些高端知名制造业企业,即便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也拥有很高的专业技能,这使得他们的产品技术壁垒很高,市场话语权自然很高。中国企业要想在未来的制造业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就要提高生产效率。”

湖北制造业通病:创新有热度,市场却遇冷

近日,由湖北研发的国内首台2万瓦光纤激光器受到业内广泛关注。而在此前的2013年,武汉锐科光纤激光公司(下称“锐科公司”)已成功研发出我国首台1万瓦光纤激光器,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家掌握此核心技术的企业。

打破国外垄断后,进口的万瓦级激光器由原来的500万元降至300多万元。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锐科公司总工程师闫大鹏向记者介绍,最新研发的2万瓦光纤激光器直接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预计可使进口产品降价40%左右,将在2018年上半年投产运行,可广泛应用于工业造船、汽车制造、航空航天等领域。尽管产品技术已实现突破,销售情况却一度并不理想,2015年利润总额仅3000多万元。

无独有偶,华中数控自主研发的8型数控系统也遇到同样的问题。该产品可以使刀具和激光器完成360度作业,可提高10%的工作效率,但市场反响亦不理想。

在湖北,像锐科公司和华中数控这样“创新有热度,产品卖不动”的情况有一定普遍性。

面对困境,各家高科技企业开始转变经营模式。以华中数控为例,公司不再单一销售8型数控系统,而是连同机器人、激光刀具组成一条完整生产线推向市场。“一条龙”集成产品一亮相,订单就纷至沓来,其中不乏世界500强企业客户。

锐科公司则通过上游产业链的垂直整合、自产核心器件、泵浦源等,根据市场的需求,把销售产品的重点放在中高功率光纤激光器上,使得公司今年的营业收入超过5亿元,利润总额突破一亿元大关。

闫大鹏表示,公司通过股权激励政策吸引了一批海外高级人才,目前公司技术骨干、核心团队个人持股比重占到公司总股本的38%。过去,半导体、特种光纤等材料成本的采购合计占总成本的70%;如今,通过引进高级人才,实现了100%自产器件,不仅成本支出大幅降低,产品质量也更可控。国内大部分的激光加工装备集成商都是锐科公司的下游客户,公司每年还有超过一成的产品出口到美国、德国、韩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长三角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日子不好过

那么,传统的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日子如何呢?记者调查发现,作为全球重要制造业基地的长三角地区在此轮经济下行中受到十分明显的冲击,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感受颇深。

“现在我们的净利润基本只有3%~5%,而十年前我们有15%~20%的净利,有些产品的利润点还可能会在20%以上。”苏南地区某人造革制造企业老板何先生对记者感叹,现在钱越来越难赚了。

丝绸之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凌兰芳对记者称,他作为当地的丝绸纺织协会会长,对近几年周边的纺织企业情况比较了解,同样感受到了目前的压力。

一方面是订单明显减少。目前湖州的丝绸产品包括生丝、绸缎等还在远销欧美、日本、中东等国家和地区,表面上看年度出口金额差不多,但是按照价格和汇率算的话,整个出口总量在减少。

另一方面是企业的用能成本、用工成本、物流成本、融资成本等四大成本都在迅速上涨。“以用工成本为例,本世纪初劳动工资在600元左右,现在要翻6倍,大概在3600元~4000元。但是产品价格的增长却没有6倍。现在‘四险一金’按照工资比例来交,在企业劳动成本中这一项占去40%左右。”凌兰芳说。

凌兰芳表示,税费高是传统丝绸纺织行业的痛点。“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纺织国家,但是由于税费太重,企业负担只增不减,而企业利润快速下滑,亏损面与亏损额都有加大。企业家经营者都在用各种办法遏止衰退,非常艰辛。纺织服装吸收了大量就业,但其用工成本已经无法跟欧洲的罗马尼亚、土耳其,南亚的印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东南亚的泰国、印尼等国家去竞争,只能靠技术优势、产业基础优势去抢夺市场,而这两个优势也正在受到强劲挑战。设计优势、品牌优势我们尚未到手,所以就只能靠机器换人减员增效来应对。”

思南新发现

思南新发现
  寄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本站动态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工控网客服热线:0755-86369299
版权所有 中华工控网 Copyright@2008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40325
网安备案编号:440330301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