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工控网 > 工控新闻资讯 > 工业巨头大拆分时代
工业巨头大拆分时代

两年两换CEO,对于一家总市值逾千亿美元的企业来说并不常见,而这样的罕见案例发生在对于美国来说具有指标意义性质的通用电气(GE)身上则更显得不可理解。

2018年10月1日美国波士顿通用电气(GE)总部,GE宣布小劳伦斯·卡普(H. Lawrence Culp, JR)由董事会一致投票通过就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任命立即生效。卡尔普将接替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成为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即使经历如此大的高层变动,百年GE却不改其迟缓的回应作风。GE中国方面除了官网上挂出了新旧CEO交替的声明之外,并不做更多官方回应。然而与一年前弗兰纳里接替前任CEO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的官方声明中长篇累牍地对伊梅尔特的赞许相比,GE最新声明中只有可怜的一句话用以肯定弗兰纳里一年来的表现。显然,GE的董事会对于弗兰纳里的表现并不满意。而CEO更迭的消息立马为GE股价在一周内带来16.7%的涨幅,也显见市场的态度。

有专业人士在GE被踢出道琼斯工业指数之后曾经说过,这并非是GE本身的错,而是上一个辉煌工业时代已经远去,不仅GE,西门子、ABB、联合技术这些多元化工业巨头以及罗克韦尔自动化等专业工业巨头,都必须紧跟时代的步伐做出应对。

工业复合体时代结束?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GE、西门子、ABB这些工业巨头无疑是风光的,它们通过一步步的收购、合并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多元工业“综合体”时代。

时间来到近两年,一系列的剥离分拆正在各大工业巨头间密集展开。从去年开始,卖掉交通业务机车,卖掉GE照明业务,卖掉工业解决方案,GE的一整个2017年可以用“卖卖卖”来概括。总市值达到1222亿美元的全球工业巨头联合技术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也正在考虑2018财年分拆的可能性。而刚刚过去的10月9日,德国工业标志性企业蒂森克虏伯也将公司一分为二摆上了议事日程。

从GE开始拆分,资深行业分析人士林雪萍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意味着工业复合体走到了尽头。在他看来,工业巨头进入了新一轮的调整期。

事实上,曾经在多元化道路上风生水起的GE、西门子等工业巨头目前正在全面整顿业务并精减人员以应对经济下滑。

去年以来,西门子发电和天然气集团的业绩受到大环境拖累。曾经为该集团贡献收入最多的通用电力板块在过去几个季度也一直拖累收益。针对去年的裁员动作,西门子首席执行官乔·凯飒(Joe Kaeser)重申,裁员是为结构问题寻找长期解决方案。美国银行分析师Wendy Zhu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裁员只是这家老牌德系工业巨头顺应工业4.0时代潮流,在人员配置层面做减法的手段之一,而目的就是调整西门子未来的业务重心。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GE的步履维艰并不全部归咎于工业复合体时代的终结,而是受到方方面面的影响,包括公司内部架构梳理等。“大公司在禁锢臃肿的存量体系上寻求所谓的变革,从根本上就是矛盾的,至多也就勉强能混个半死不活。”

但不管怎样,调整已经开始。

数字化时代到来

这边厢,一众工业巨头拆得起劲;那边厢,却也有工业巨头开始找寻优质标的寻求收购机会。去年美国工业巨头艾默生三次求购工业自动化领军企业罗克韦尔自动化未果之后,转而同意收购GE的智能平台业务。而另一工业巨头ABB则在去年吃掉了GE的工业解决方案和自动化领域的另一“王者”贝加莱。

事实上,一直以来,收购和兼并已经成为国际跨国公司扩张的一个重要手段。国际工业自动化的江湖,向来是大型跨国公司的游戏;因此,国际自动化业界的各领军公司自然也少不了收购和兼并的动作。

从卖卖卖到买买买,艾默生通过资本运作和系列并购,正在抓紧这一轮工业物联网大势的机遇。此前,艾默生剥离和出售了大量的工业资产,导致了一定程度的“空心化”。但从去年,艾默生开启了以工业互联网能力为引导的并购,如:对罗克韦尔自动化的收购要约、此次新买的GE的智能平台……无一不是在重新构建和弥补其工业核心价值。

何为新世代下的工业核心价值?

ABB全球CEO史毕福(Ulrich Spiesshofer)曾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全球制造业正在发生剧变,劳动力套利时代已经结束,人力成本不再是竞争焦点,制造业的未来在更小、更靠近消费者、更加敏捷的工厂里。

当今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时代的趋势,工厂企业正试图通过自动化和机器人,结合物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帮助生产线获得高灵活和高效率,以满足个性化定制的需求。

正因如此,数字化转型成为全球制造业巨头近两年的关键词,工业数字化则是工业的核心价值,而工业互联网则是数字化转型的实现形式,这方面通用电气(GE)、西门子和ABB都是引领者。

毫无疑问,GE是最早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的巨头。在行业领域从来不乏激进之举的复合体,GE前前任伊梅尔特,给GE带来的最为世人瞩目的大战略——GE数字化战略,他花费超过6年的时间和40亿美元,试图在物联网的汹涌大流之下顺势而昌,甚至希望把120多岁的GE进行“乾坤大挪移”的转变,使其成为一家“数字工业”公司。

而ABB继续推进“新阶段”战略,在2017年中陆续推出了ABB Ability数字化平台及解决方案,并在数字化、销售、品牌和研发等领域持续投资。

无独有偶,聚焦工业互联网也是西门子接下来的目标。西门子股份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奈柯(Cedrik Neike)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西门子现在是全球第十大软件公司、欧洲第二大软件公司,这些软件都是工业相关软件。”而接下来西门子要做的就是借助工业垂直领域的优势进行工业互联网化。

下一个战场

数字化工业,正在出现令人期待的局面。

在工业世界里,在所谓的“物联网”或“工业互联网”表象下,其实是廉价传感器、强大的计算和智能软件所堆砌起来的数字技术时代。当公司力争开发出优质的可连接机器的软件层时,它将是下一个战场。

罗克韦尔自动化董事长布莱克·莫雷(Blake Moret)在专访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工业互联网有望成为一个巨大的新产品市场,改善工业(如能源、交通和医疗保健方面)的服务和效率。

然而巨大的蛋糕也意味着一众工业巨头都充分暴露到了新的竞争中:除了罗克韦尔自动化、西门子、联合技术、GE、ABB等传统竞争对手以外。还包括Amazon、Cisco、Google、IBM及Microsoft在内的高科技巨头,还有一群创业公司也在伺机而动。

目前来看,真正的威胁除了将数据和分析变得比安装设备本身更加有价值之外,就是如何在变革的洪流中保持着对于工业核心价值的坚守。

新上任的罗克韦尔自动化大中华区总裁石安在刚刚过去的第20届工博会上对记者表示,眼下大家做工业4.0、智能制造,很多人会把核心价值忘记了,其实摆在企业面前最急迫的就是要有办法生存,之后才能去想怎么去盈利。从“人”、“市场”和“成本”几个维度来看,有一些是工业4.0与智能制造能解决的,如节省人工、运营优化、质量提升,也有一些是智能制造没法解决的,譬如市场同质化和产能过剩。

思南新发现【第6期】

  寄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本站动态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工控网客服热线:0755-86369299
版权所有 中华工控网 Copyright@2008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40325
网安备案编号:440330301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