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工控网 > 工控新闻资讯 > 数字化为传统产业绘就更多可能
数字化为传统产业绘就更多可能

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是习近平总书记8月24日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对“十四五”时期经济发展提出的新要求,也是当前国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下的必然选择。内贸流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也是国内循环的主轴。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要加大力度推动内贸流通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好发挥供需对接的桥梁和纽带作用,着力提高经济内循环质量。

12月21日-22日召开的2020年商务部党组扩大会议也明确指出,在畅通国内大循环方面,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全面促进消费,建设现代商贸流通体系。

如何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于传统产业而言,就是通过不断创新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为企业注入新活力。而创新,就意味着转变思路,以需求端为首;也意味着跨界融合,将互联网、数字化、云计算、智能制造等新元素融入到产业的血液中。

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临平,坐落着一家外表平平无奇、内里却充满智能制造元素的工厂,这是今年9月阿里巴巴动物园的新成员犀牛工厂。定制化、小批量、柔性生产,打通云端数据,计算机“大脑”进行智能决策……在这里,智能制造和传统产业巧妙地融合为一体。日前,商务部内贸流通“十四五”规划编制调研组就走进了这家先进的工厂。

全流程高度数字化

轰鸣的机床,林立的高大货架,犀牛工厂的一层更像一个简洁明亮的仓库。不同的是,从布料以卷布形态被机床运送进来的那一刻起,到扫描身份至云端进行全程可追溯实时上传,再到经历平铺静置、出入库、剪裁,直至最后被提升机送至2楼进行制衣加工,整个过程已经实现全程自动化不落地。

这里又被称为混合仓,不仅储存面料,海量的拉链、纽扣、配饰等辅料也储藏于此。当有需要时,机器就会将可供挑选的货送到人的面前,避免了以往“人找货”的麻烦。

在一层,最忙碌的是按照指令来回奔波的搬运机器人,工人只有零星几位。不过,工厂的二层则是另一番景象:智能导航的“棋盘式吊挂”将吊挂衣架自动分配至相对空闲的工位,扇形的工作台前工人正在用投影的方式进行数字印花,加工台的工人抬头看一眼屏幕然后根据不同订单内容进行缝制,加工线调度台前的小组长不时到显示屏前观察一下“堵点”并适时调整工作进度……在犀牛工厂,科技互联网正实现与传统制造的对接。

“我们对人、机、料、纺等上万个节点进行了数字化,工厂的数字化程度达到了80%。”阿里迅犀(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道。

犀牛工厂的数字化和无人化程度很高,这个无人化不只是在加工制造环节,更体现在高度决策化方面。

一方面,在需求端,依托天猫、淘宝的海量数据,以及阿里云的工业互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犀牛的“大脑”能够对消费者需求进行精准预测,并联动供给端进行3D快速仿真测试,通过为商家提供报价基础、为供应链提供采购依据、为生产提供工艺指导,加速产品上新和换款,真正实现按需生产。

“打通从消费者需求到设计、开发订单、生产、交易、物流等供应链的各环节,阿里进行了整体化的探索和实践。”上述负责人说,今年“双11”前期,余杭的犀牛工厂就为淘宝200多户商家进行了生产。

另一方面,在供给端,犀牛工厂通过柔性制造系统满足中小企业小批量、个性化的订单需求。100件起订,7天交货,犀牛工厂实现了从“5分钟生产2000件相同产品”跨越到“5分钟生产2000件不同产品”。

“我们接到的最有意思的订单是和一家网红公司合作,对方订制了一万件图案完全不同的衣服。”上述负责人说。

不止如此,在生产线上,同样可以看到决策的智能化。

“犀牛工厂能够通过在线数据积累,对工人在每个环节的技能表现、经验等进行数字化呈现,哪些人更擅长什么岗位都可以实现溯源和标签化体现。这样一来,就可以通过大数据将员工安排到最合适的岗位,特别是需要紧急调动时能够及时响应。”该负责人介绍说。

决策是最需要对市场敏锐洞察、把握消费需求的环节。而在犀牛工厂,50%以上由人决策的环节实现了人工智能决策。

正是由于其实现了人工智能的商业应用,犀牛工厂成为达沃斯论坛评选的全球第一家服装行业的“灯塔工厂”。

不过,犀牛智造并不是用机器换人,而是通过流程和制造的数字化创造新的就业岗位,把一些原本枯燥、重复性强的工作变成更“酷”的工作,比如算法师、AI工程师、流程架构师等。

赋能传统制造业

犀牛工厂是阿里巴巴“新制造”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其新消费的重要一环。

阿里巴巴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道,所谓新制造,本质是以消费者的需求为核心,重构传统的以产定销的生产模式,实现按需开发、以销定产、按需制造。

为何开展新制造?该负责人指出,首先是聚焦需求端。在服装行业,电商平台上有很多中小企业和创业者,他们需要一个可靠的供应链系统,而后者恰恰对企业的规模有要求。正是看准这一痛点,阿里希望通过科技赋能实现供给侧改革和创新,降低中小商家的门槛。其次,从行业来看,目前全国社零额近40万亿元,互联网的渗透率已经超过20%,然而数字化和互联网的红利却还未能触及制造业。

“一面是95%以上的制造业设备没有实现互联互通和数据沉淀,一面是生产端低、小、散仍然占据了大部分市场,可以说,传统制造业还没有实现供应链转型。这也是阿里开展新制造的一个重要原因。”上述负责人说,阿里希望通过数字化“赋能”整个服装行业,把数字技术和传统制造业对接,打通从需求到生产再到配送的全链条。

犀牛工厂并不仅仅指工厂,更是智能仓配中心。按照其规划,工厂将能辐射带动周边200~300公里范围内的企业和工厂进行数字化升级,实现区域产业互联和云制造,探索扩大就业和科技扶贫。未来,阿里还将链接各地的智能仓配中心,形成产业集群,为商家和厂家提供全链路的智慧化生产支持。在更远的未来,希望科技赋能可以辐射到钢铁、机械加工等更多传统制造产业。

商务部内贸流通“十四五”规划编制调研组表示,对于犀牛工厂而言,今后还应更进一步地思考如何深化对企业的服务,例如,未来要如何做好产业互联网,如何将智能设备与下游中小企业需求更紧密地联系到一起,如何在流通领域更好地引导和服务生产,如何把握产业领域的数据并服务于经济安全等。只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践行更多社会责任,才能真正用好数字化,否则数字化就只是一段、一端。

【工控产品体验】艾睿光电天璇M600测温热像仪

  寄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本站动态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工控网客服热线:0755-86369299
版权所有 工控网 Copyright@2021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