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工控网 > 工控新闻资讯 > 看“大象”起舞!制造巨头的数字化
看“大象”起舞!制造巨头的数字化

c09b782ee7
美的微波炉顺德工厂,入选WEF世界经济论坛“灯塔工厂”

57098b8048

TCL华星t2智能无人工厂,面积相当于12个足球场大的生产线上鲜少见到人,设备闪烁的提示灯提醒着正在生产

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把握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和规律,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作为制造大省,广东制造业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主战场。今年以来,广东出台多份文件聚焦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按照规划,力争到2025年推动超过5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施数字化转型,带动100万家企业“上云用云”,以数字化引领制造业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即日起,南方日报推出“粤数字·粤智造”广东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深调研报道,走访广深佛莞四城,探讨数字化转型的广东路径,寻找未来产业的崛起密码。敬请垂注!

佛山,美的微波炉顺德工厂,门口巨幅屏幕滚动显示着运行数据。走进车间,机械臂将零部件输送到指定位置,自动生产线实现柔性生产。日前,美的集团凭智能质量管理模式斩获第四届中国质量奖广东唯一正奖。

深圳,TCL华星t2智能无人工厂,面积相当于12个足球场大的生产线上鲜少见到人,设备闪烁的提示灯提醒着正在生产。TCL运用数字化手段已累计节省制造成本2.67亿。

作为家电巨头,美的、TCL等粤企加速数字化转型。对于制造大省的广东而言,龙头企业能否在这场数字浪潮中像“大象”起舞,并引领产业链上下游共同“上云”至关重要。第四次工业革命呼啸而来,谁率先取得数字化转型成效,谁就抢占了全球产业发展的制高点。

数字革新

从“不得不转”到“All in”数字化

“基于数字化转型,我们把可能出现的质量问题提前杜绝在生产阶段。美的现在是一个完全数字化的公司”,美的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这样定义美的。

美的数字化转型的原动力来自于2013年集团上市。

转型之前,美的不同业务的系统不统一、数据不连接,信息极度“孤岛化”。上市前一年,美的正式启动数字化转型。

但转型并不是一蹴而就,重构一套新的流程体系,难度无异于脱胎换骨。

“每年做预算的时候,大家都会问我,数字化的投入产出比是多少?这个问题把我难倒了。”美的集团副总裁兼CIO、IoT总裁张小懿回忆,光是重构数字化转型的底层基础就花了3年时间。在他看来,数字化的收益是潜移默化的,体现在各个业务版块。

美的集团IT总监周晓玲介绍,转型最初阶段,美的借鉴了麦肯锡的方法,从流程上梳理业务再搭建落地IT系统。近几年,美的每年数字化转型投入均超过20亿元人民币。

订单交付周期缩短56%,渠道库存下降40%,产品品质指标提升15%……这是美的微波炉顺德工厂数字化后的效果。截至目前,美的已有2家工厂入选WEF世界经济论坛“灯塔工厂”,分别为家用空调广州工厂和微波炉顺德工厂。

“一口气顶住了,突破了,可能就是一片新天地”,方洪波说。

营收和利润的变化,更直观体现在转型后的重生。2011年到2020年的10年时间,美的营收从1341亿元增长到2857亿元,增幅113%;利润从67亿元大幅提升到272亿元,增幅306%。

“美的数字化实现了端到端全价值链的转型,为全球泛制造业企业树立了标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这样评价。

同样走过数字化转型阵痛期的还有TCL。

“过去,数字化转型决定一家企业能否活得更好,而在未来决定企业能不能活下去。”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数字化转型部部长、格创东智副总裁施卫国直言。

2009年是TCL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重要节点。经历了海外并购遇阻,液晶显示行业缺“芯”少“屏”后,TCL斥资245亿“上马”华星工厂。

在建厂之初,TCL便考虑到了自动化信息化的建设。其自主开发建成的BI内部管理系统,每天要处理百G级别的生产数据,数据汇总分析后将生产、库存、销售等信息呈现在工厂24块屏幕上。

创造直接效益大于5亿元;人均产出较以往提升了15%;品质异常下降了80%,得益于柔性智造体系驱动,TCL华星取得了丰硕成果。

“数字化转型分为三个阶段,连接、数据和智能。当连接和数据两个条件都具备后,企业向数字化纵向推进,最终实现智能制造。”施卫国如是说。

数字重构

自研工业软件 提升产业链自主可控

对于定制家居行业来说,满足不同用户群体的个性化需求,数字化转型是最佳路径。行业龙头企业欧派家居,较早开始数字化探索。

消费者来到门店咨询,工作人员了解诉求后只需要在系统上“一键下单”,前端设计师就可以生成方案,设计上提供模块组合柜。系统上线后,门店出图率从60%提升到90%。

“一站式家居空间解决方案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实现消费者‘所见即所得’的装修效果”,欧派集团副总裁杨建军介绍,欧派是行业内率先建立ERP(企业资源计划)和信息化流程的家居企业。

杨建军告诉记者,欧派集团建立了在线设计、统一计划、多地生产的协同生产体系,75%的定制家居订单可以在线自动拆单、生成工艺流程和下达数控指令。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91%,净利润同比增长12.13%。

数字化转型进入深水区,拥有自主可控的生产链供应链成为企业竞争的新赛道,自研工业软件成为重中之重。

“国外的软件已经不能满足个性化定制化的生产需求了。我们自主研发的工业软件,既有设计效果又兼顾制造工艺,效率非常高。”杨建军表示,欧派下一步将打造一条从用户定制到车间生产的全流程柔性生产线。

必须走自主研发工业软件的道路,这也是美的在数字化实践中的深切感悟。

“2016年,我们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从原来的大规模生产转型以销定产,订单全面碎片化,生产线从1万台缩减至几十台,国外的工业软件完全不能用。”张小懿回忆,当时去美国调研好几次,发现美国企业的工业软件是全球采购。“我们花了4年时间自主研发,重新写了整套工业软件。”

在张小懿看来,中国制造业规模体量最大、种类最多,自主研发的工业软件比国外软件适用范围更广、效率更高、迭代更快。

目前,很多制造企业使用的信息化系统软硬件仍为海外进口,存在“卡脖子”风险。

施卫国建议,广东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制造龙头企业加大工业软件的自主研发,加强国内企业自主软件的研发及相关知识产权的积累,逐步实现自主可控。

数字外溢

输出制造业数字化服务公司

“4年前,我们创造了以1万元的营销费用实现5000万元订单的销售奇迹,背后离不开美云智数的支持。”对于数字化转型带来的红利,长安汽车总裁助理胡朝晖感受颇深。

2016年,美的旗下的美云智数公司正式成立,对外输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

针对当时长安汽车的痛点,美云智数通过大数据平台整合了3100多万的用户数据,涵盖70多个品牌和2万多家经销商。在此基础上,长安汽车对1000名重点用户进行了画像标注,精准营销。

“我们整合了美的10年来数字化转型的经验,避开踩过的坑。”美云智数总裁金江表示,沉淀实践经验的数字化产品,经过集团内部验证后再对外赋能。

近年来,美云智数在汽车制造、电子、能源等40多个细分行业广泛应用,累计服务300多家企业,汇聚6万多家中小企业。

放眼全省,制造巨头陆续成立专门的制造业数字化服务公司,带动上下游企业,将数字化能力外溢到各行各业。

“龙头企业输出制造业数字化咨询公司有两大优势:一是有高端工厂的丰富应用场景,二是有OT(运营技术)和IT(信息技术)的融合人才”,TCL旗下的格创东智CEO何军分析。

如今,格创东智对外服务其他高端制造业,涉及半导体晶圆制造、集成电路、新能源、3C电子等。

“高端制造业每分每秒产生巨大数据量,对于边缘计算要求极高。”在何军看来,虽然目前国内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水平与欧美国家仍有差距,但国内应用场景丰富,发展潜力巨大。

广东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万陆认为,背靠美的、TCL强大的制造基础,旗下的数字化服务咨询公司有长期的实践经验。“数字化转型下的中国一定会诞生出像IBM这样的一流服务咨询公司,他们极有可能在广东制造业军团中产生。”

记者观察

制造巨头下一个赛道:数字化转型服务咨询

调研发现,虽然美的、TCL等龙头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具体路径上存在差异,但共同点都是基于超大规模制造带来的海量需求,自身探索数字化革新,进而带动上下游企业“上云用云”提质增效,加速形成自主可控的供应链,助力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产业集群。

这也是制造巨头数字化转型的背后逻辑:一方面,企业本身在其领域的规模位居全国乃至全球前列,有巨大的数字化转型需求;另一方面,庞大的消费市场和应用场景又成为检验数字化成效的最好实践场。

更值得关注的是,龙头企业的下一个赛道不约而同都瞄向了数字化转型服务,成立对外赋能的数字化公司。这也与我们对全省超过千家的制造企业发放调研问卷得出的结论基本一致:近四成企业暂未建立数字化转型战略,需要数字咨询公司为其服务。

今年印发的《广东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实施方案(2021—2025年)》提出,培育引进优秀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服务商。

可以预见,未来中国的高端制造业,数字化服务占比将进一步提升。在龙头企业的示范引领和数字能力外溢下,广东制造加速迈向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高端。

【工控产品体验】艾睿光电256像素系列热像仪

  寄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本站动态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工控网客服热线:0755-86369299
版权所有 工控网 Copyright@2021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